日本“少子高龄化”是经济长期失落的一个重要原因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19376?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19376

日本现有人口1亿2800万人,今后每年减少20万到100万人,半个世纪后人口总数为8674万人。这是厚生劳动省下属的国立社会保障人口问题研究所,在1月30日发布的《日本的将来推计人口(2012年1月推计)》中公布的数字。

纵观日本经济的长期失落,除了受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泡沫经济崩溃的影响外,生育力下降、老龄化(少子高龄化)是导致日本长期不能从失落中挣脱出来的一个重要原因。
日本人口总量开始缩减

整个社会生活变得富有后,养儿防老的作用开始降低,生育率出现下降,这是世界上先富起来的所有国家共有的一个现象。日本作为世界上富裕国家之一,其生育率的下降本在情理之中。

但是日本生育率的下降,即日语说是“少子化”,像高速增长的日本经济一样,来得过于急速。从日本方面的统计看,0~14岁的儿童,到2060年将只有791万人,不到现在的一半,在人口总比例中不及一成。

从一名女子一生生育的子女数量看,日本现在的比率为1.35,要阻止人口减少,至少需要提升到2.07,但日本现在及将来都难以达到这个规模。

首先日本社会晚婚现象非常普遍。男子的初婚年龄从1980年的27.8岁到2009年提升至30.4岁,女子则从25.1岁上升到了28.6岁。近些年来35岁以上生育第一个孩子的高龄产妇在日本越来越多。晚婚晚育自然地让日本生育率出现了下滑。

日本的失业人口不断增加、服务产业出现了相对过剩现象,但唯有幼儿园、保育园数量绝对不够。国家承认的幼儿园、保育园数量有限,价格较高,儿童入托时间较短。大多数幼儿园到下午3点就放孩子回家了。有工作的母亲难以全心放在工作上。企业在这方面给女职工的照顾并不充足。而且和中国不同,日本家庭细分化以后,由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照看儿孙的情况并不多见。所有育儿压力全部压在年轻夫妇身上后,不用限制日本妇女生育,其一生的生育数量也就在1.35左右,今后会略有提升,但不可能超过2.07。日本人口的下降已经不可逆转。

人口的急剧减少,让日本现有的生产能力大量过剩,反应在社会中的便是经济上的常年失落。
老龄化现象愈发严重

在东京坐地铁感到和北京绝对不同的是,看到头发斑白的人,东京人是不会让座的。一车厢的乘客中,差不多半数人头发全白或者斑白,和在北京看到的黑压压的人头攒动的情景大为不同。

目前日本65岁人口在全人口中占了23%,半个世纪后将达到40%左右。换句话说,到了50年以后,同样在东京坐地铁,已经不是看到半数的人头发斑白或者全白,而是每5个人中两人是高龄老者。

这有可能出现两个有工作能力的人,必须养两个老人,还需要带一个孩子的情况。个人的生活压力不用说,整个社会的压力将不堪重载。

老龄化的加重,让日本的养老金体制、老年医疗护理体制必然发生变化。慢节奏、高成本将成为今后日本社会的主旋律。

对老年人的护理服务等新产业在日本会有新的市场,饮食、公共交通、医疗机构将随着社会的老龄化,不断引进新的经营方式、新的相关设备,这也会带来新需求,从另一个方面带来日本社会的进步。但是这样的经济模式是日本过去未经历过的,尚难预计其社会经济规模与效果。

人们大致可以给出的结果是,率先老龄化不利于日本从经济失落中挣脱出来。
民主党内阁在少子高龄化对策上乏善可陈

从刚刚公布的相关报告上可以看出,日本少子高龄化问题越来越严重。但民主党内阁是否能够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作出成绩来,从日本媒体的报道上看,他们大多认为目前的日本政府并未拿出有效的政策。

野田佳彦内阁希望通过提升消费税税率来解决一些问题,但社会保障与税率的一体化改革,即提升消费税能否让日本出生率逆转,从降转升,从现在的日本整个社会的福利体系看,似乎难以期待。日本媒体在催促野田内阁拿出提升出生率的具体对策,但在国家财政赤字已经危在旦夕的时候,野田内阁回天无力。

最有效的方法是发放育儿补贴,或者是发放奖励生育的相关补贴。民主党在2009年众议院选举的时候,提出过相关公约,并准备拿出相当于国家税收八分之一的5万亿日元。但从不到3年的民主党政府执政过程看,这5万亿日元不是那么简单能拿出来的。竞选公约成了一张画饼。

日本是否肯开放国门,吸收世界各国的移民,这在今天的日本依旧不明朗。只吸收外国优秀人才,这在制度设计的初期阶段是可能的,但很快就会出现美国、欧洲的情形,结果是大批在制度设计之外的移民流入日本。估计日本社会难以容忍单纯劳工移民日本,更难以容忍文化、宗教、语言等的多样化现象。

由此观来,日本今后从人口方面改善经济条件,让失落的经济开始逆转,由跌转升的可能不是很大,能保证不再延续失落已经难能可贵。

{lang: ‘zh-CN’}

相关日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