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所谓“人造韩寒”的闹剧(三)

from 牛博国际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ludiblog/archives/392935.aspx

7)韩寒自称《三重门》是用了一年时间在课堂上写的,这根本就不可能。

这指责再度暴露了方舟子以己度人的井蛙心态。其实,写手们若非方舟子那种低效码字机,就只会觉得,一年才写20万字,每天平均548字,已经是很慢了。如今的青年才俊动辄在网上连载长篇小说或史话,每日更新少说也有两三千字。网人“当年明月”也是79年生的年轻人,还是利用业余时间写作。但人家在网上只花了三年时间,就推出90万字的巨著《明朝那些事儿》。那还是史话,需要查对大量史料,不是无需案头准备的小说。他还是边写作边结集出版发行,其间有着大量的编辑校对等杂务。莫非那也是团队写作或他人捉刀?本人上网写作12年,一共出版了8本书,推出了13本免费电子书,共计六七百万字,此外尚有未结集的大量网战文字与聊天游戏文字,总字数几近两千万。那又该怎么说?

当然,用电脑写作比用纸笔快得多。不过,即使用手写,每天548字也绝对算不上什么高速度。而且,在校学生若不想高考,比成年的业余写手的写作时间其实多得多,成年人总有生活俗事要处理,公余应酬不必说,未婚者要谈恋爱筹措结婚,已婚者要做家务带小孩陪太太,哪比得上不想升学、一门心思写小说的高中生?

许多人怀疑老师根本就不会容许韩寒在课堂上写小说,重点中学尤其如此。其实不然,教师管不管,关键是看那学生有无升学希望。据安魂曲说,韩寒“所有功课差到不能再差”,可见毫无升学希望。对这种注定要浪费教师心力的“不可造之才”,老师根本就懒得去管。本人也曾作过教书匠,对此心理非常熟悉。

8)韩寒自称一次成稿,其手稿上很少有修改之处,可见是誊抄他爹为他写好的原稿。

方舟子此说,最能彰显此人心理之阴暗、狠毒与霸道,完全是不由分说入人于罪的文革专案组长——举证本是控方的责任,现在辩方拿出原稿来证明自己的无辜,控方却毫无证据地硬说韩寒出示的是誊抄稿,并非他爸为他写的原稿!

这到底是哪家的霸王逻辑?如果这逻辑能成立,天下还能有哪个作者是无辜的?肖洛霍夫“剽窃案”最终被推翻,其过硬证据就是发现了《静静的顿河》的手稿,其中605页是肖洛霍夫的手迹,285页则是他妻子和姐妹抄写的,用于写作的纸张是20年代生产的。俄国科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于此宣布,肖洛霍夫确实是该书的作者。而今方舟子之流在人家拿出原稿来后还要坚持诬赖到底,其霸道简直超过了张春桥与姚文元!

据韩父称,韩寒写作总是一次成稿,不必或很少修改,那也毫不足奇。鲁迅的手稿就很少作改动。鲁迅能做到,韩寒就不能?这也不是什么特殊本事。一挥而就有如宿构,与反复修改刮垢磨光,不过是风格上的区别,根本没有什么优劣之分。而且,同一作者写作的情况也不一样。我本人有的作品是一挥而就,有的则几次修改,完全取决于当时的写作状态。即使韩寒吹了牛,《三重门》经过了反复修改,那也不能证明它不是韩寒写的,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能看出这一点。

可笑的是,有人竟以韩寒出示的原稿上很少有改动之处为疑点。此类对出版一无所知的外行,竟然也敢来置喙,令人啼笑皆非——韩寒既要投稿,除非那手稿真如韩父所说是一次成型的,否则当然要誊清一遍。难道这也能当成韩仁均是枪手的证据?

9)韩寒错过了“新概念征文比赛”的复赛,却能在只有一名监考的情况下补考,违反了程序正义。

这是凯迪网友提出来的,也是本人所看到的 “质疑”中唯一能成立的一条。但这与“捉刀门”无关,并不能用作刻下韩方之争的证据。被控方其实是主持竞赛的有关部门,应作另案处理。建议有关当局进行调查,若所控是实,则应宣布撤销奖励,追回奖金。

总而言之,除了上述第九条外,我所看到的所谓“质疑”,统统是捕风捉影,涉嫌诽谤。

三、质韩案暴露了右愤们的反文明低素质

方舟子哗众取宠、胡搅蛮缠不是第一次了,本不值得文明人理睬,只是《猫眼》上许多自称“民主派”的喧嚣,引起了我的严重不安与忧虑。这些人的表现,恰好证明了韩寒的“低素质论”起码适用于许多反韩愤愤。这些人虽然号称主张民主自由,其实连文明素质都缺缺,实际上构成了中国文明化与民主化的障碍。看来,要在中国识字分子中普及“普世价值观”,有志者还真是任重道远。

右愤们与毛左的共同特点,就是信奉“政治宇宙观”,以无比鲜明的政治立场去看待万事万物,将政治利益作为衡量一切人事的终极标准。他们把世间万事万物都政治化了,实行“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在他们看来,所谓“道德品质”,也就是“政治立场”的同义语,而事实真相绝不能脱离政治立场而存在。因此,对一件事到底是真是假,不能超越于个人的政治立场去作出孤立的判断。只要为己方政治利益需要,假的也应该是真的,真的也应该是假的。

只需去《猫眼》看看右愤们的谩骂,立即就能洞见以上所说绝非厚诬之词。自“韩三篇”发表以来,韩寒便成了右愤们的眼中钉。如今“人造门”爆出,这些人更是如获至宝,总算找到了一个打击持不同政见者的有力武器,可以卓有成效地把韩寒搞臭,起码能让他在一部份粉丝中丧失影响力。

这些人怎么就不想想,这就是您提倡的“民主自由”么?若您真是个信奉普世价值观的志士,那您就得学会容忍别人发表与己不同的政见。您当然有痛驳韩寒各种谬论的神圣人权,但您没有权利诽谤侮辱论敌。韩寒的政见如何,与他是否作假,完全是两回事。对事实真相的认知,不能受本人政治立场与主观感情的影响。哪怕他真是专制政权的鹰犬,人家没干过的事就不能硬说成是干过的。连这点文明常识都没有,您还配冒充什么“民主自由派”?难道民主国家能靠具有这种野蛮素质的公民建成?

右愤还可以原谅,他们毕竟没有在西方世界的生活经验,对民主自由的认知只能从纸上得来,当然难免用源于党文化的误识去代换西式文明观念。最不可原谅的是方舟子、安魂曲那种含血喷人的文革专案组酷吏。这俩人都曾在或至今仍在自由世界生活,却非常精通毛共那套造谣惑众的整人功夫,千方百计将韩寒打成政府豢养保护的走狗。方舟子竟然在微博上造谣,说什么“上海宣传部禁止上海媒体报道对韩寒的质疑”,污蔑韩寒“乞灵地方政府的保护”。而安魂曲更下作,他竟然使出当年在海外抓“共特”的惯技,在《猫眼》上贴说,据他统计,挺韩派多在白天上贴,而质韩派则多在夜间上贴,不但诬蔑韩寒受政府雇佣的“五毛”保护,而且一举将韩粉以及所有的韩寒同情者们全都打成了“五毛”!

这位安魂曲先生,就是我当年在海外发动“扫荡伪民运”的主要靶子。请诸位“民主自由派”看看,若是这类善于在网上“清理阶级队伍”的人当了未来“民主中国”的家,文革岂不是又要再度蹂躏神州大地?到底是这种人,还是韩寒那种“反革命”,对中国的前途的破坏更大?

四、给韩寒支招

韩寒毕竟少年得志,一帆风顺,因此难免稍受折辱便暴跳如雷,大为失态,在这次与麦田和方舟子的冲突中,将其少不更事的弱点暴露得淋漓尽致。

固然,除了方舟子那种毫无羞耻心的人之外,作品被人指为来路不正,是一个作家能遇到的最大的屈辱,遑论是名作家。因此,韩寒在麦田发难后作出过度反应,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他不知道,这种事只能靠自辩,很难或甚至无法靠旁证证明,而早有成见的人是绝不会相信自己的辩解的。相反,盛怒之下作出的辩解,难免语无伦次,词不达意,反倒会给别有用心者提供把柄。例如韩寒为证明《三重门》是自己写的,特地拍了张照片,立即就有人指责,韩寒居然将原稿铺在地上,还毫不心疼地坐在上面,可见那绝非他的心血结晶。遇上这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人,越为自己辩解便越适得其反。

那个悬赏两千万的宣言就更是只能自伤了。韩寒大概以为,悬赏的数目越高,便越能表明自己理直气壮。殊不知那高到吓死人的重赏只能激起旁观者的反感。一般人并不会换位思考,设身处地理解他的烦恼,却只会认定那是郭美美式炫富。在当今这贫富两极分化的极不公平的世界上,此举只能让韩寒失去中立者的同情,当真是愚不可及。可笑亦复可悲的是,那文盲范冰冰也来添乱,掺和她根本不配置喙的文人之争,将奖金增至四千万,更是雪上加霜,将“代笔门”直接变成笑剧。

其实韩寒若有方舟子的三分阴险老辣,也就不至于干出这一系列蠢事来了。方舟子是天下第一文贼,其剽窃的文字擢发难数,举报他剽窃犯罪行为的帖子也铺天盖地,却非但至今不身败名裂,反而能厚颜冒充“打假英雄”。此中秘诀就在于,凡是有人举报,方便要发挥诛心神功,强加给对方无法辨伪的罪名,反咬对方“报私仇”,然后再避实击虚,精心挑出一二难以成立的举报加以驳斥,却从来不敢理会那些铁证如山的指控。哪怕对方嚷翻天,他也只装作天聋地哑,全当无事人。因为他的知名度远远高于举报人,于是大众也就只看见他指责他人生痔疮,却看不到他本人满屁股流鲜血。

如果小韩知道这一点,则根本也就不用与方舟子去打什么官司,只需在此下载《方舟子抄袭剽窃年谱》:

http://www.2250s.com/read.php?2-6081-6081

再请上几个学术上与法律上的内行作顾问,将其中具有过硬证据的指控挑出来,再在公开辩论时亮出来,逼着方舟子拿出个说法来,向读者作个交代就够了。

这里必须指出,该书搜集的案例良莠不齐,不是都能成立,有的证据不足,有的相当牵强,但确有相当多的案例铁证如山,根本就不是什么需要推理的间接证据,而是看一眼即能判定作案的直接证据,这儿就是一例:

总之,窃以为,韩方之争恐怕很难达到为韩寒洗清冤屈的目的,盖即使法庭作出判决,也会被方舟子之流诬为“政府保护”,倒不如将它化为保护作者与读者的权益、惩罚文贼的正义之战。须知剽窃与所谓“代笔”完全不同。上面已经说了,“代笔”的指控很难证伪。即使是真,也并未损害作者和读者的权益。而剽窃不但非常容易证明,而且案犯损人利己,严重伤害了作者与读者的利益。方舟子靠病态国情导致的偏激民气作掩护,逍遥法外多年,一面竟然还冒充打假英雄,甚至大言不惭地责问:“是我不正常,还是我们的社会不正常?”放肆嘲弄全国人民的智力与良知,一至于此!这种极不正常的局面,早就应该结束了。

(全文完)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