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银行的保密制度 :沉默是金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19816?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19816

胡小琼 译

面对全球对逃税的打压,瑞士成为首要目标

把保密作为一项业务进行兜售长达271年之久的威格林银行苏黎世分行一向不惹人注意。但据纽约2月2日的一份公开起诉书称,这家瑞士最古老的银行肆无忌惮地帮助其客户的海外账户逃避美国税收高达12亿美元,而且还利用不正当手段从银行业巨头,之前曾遭到多个检举人告发的瑞银集团(UBS),挖走美国客户。

这次针对瑞士一家银行的第一份起诉令该国金融业感到震惊。威格林银行总裁康拉德·霍姆勒,直言不讳地为银行的权利辩护,称这样做是保护银行客户利益免受他们的政府税收制度影响;他一度被批为 “税收卡特尔”和“非法王国”,他对此置若罔闻。现在就算他低声下气求人可能也无法挽救他的银行免于美国的刑事定罪。

各国政府曾一度对自己国家富裕公民海外避税的把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现在政府缺少现金,所以对每一分税收的钱都穷追不舍。因此,银行的保密冷战正在变成热战。根据一游说团体,税收正义网络的统计,逃税使政府每年损失3.1万亿美元。美国、英国和德国一直在寻求与瑞士、列支敦士登和其他避税天堂达成协议;欧盟正在加强监管措施,而像印度这样的新兴国家也在开展自己的运动。

1934年瑞士对银行保密制度立法,规定泄露客户的身份就属于一种刑事犯罪。这就造就了世界上最大的避税天堂:根据波士顿咨询集团(见图表)统计,在瑞士银行的境外款额为27%,大约2.1万亿美元。瑞士银行家们和监管机构,长期以来对外界努力要求减弱银行保密制度,都采取回避和弱化的态度:他们坚持一条原则,保护在他们银行里那些体面和谨慎客户的隐私;而批评家说,那是因为这些诈骗犯、逃税者和独裁者会支付丰厚的费用。

美国已经采取了最强硬的立场,要求11家瑞士银行提供其美国客户的名单。这是第一次对瑞士保密制度的重大突破,根据协议,瑞银因协助逃税,在 2009年同意罚款780万美元,并交出4,400个帐户数据。上个月,又有好几家银行交出客户的详细资料,但在最终协议前对数据进行了加密处理。

加上这次对威格林银行的起诉,预计许多拥有海外账户的美国人会因恐惧而对瑞士的银行望而却步,而且多年来,美国的国内税收署(IRS)一直在推行它的第三次大赦方案。但是更多的灾难还在不断逼近。在2013年即将开始的“外国帐户纳税法案”(FATCA),对外资金融机构将是沉重的打击,该法案要求其要么寻找并报告美国帐户持有人姓名,要么面临30%的美国投资预扣税款。虽然FATCA在今后的十多年里可能筹得10亿美元的款额,但是为了让外国银行落实这一措施而花掉的费用会多得多。于是美国在2月8日做出了一些让步,给低风险银行规定了一个更为宽松的时间表和更简易的操作方法。

其他国家的政府采取了一种更为柔和的策略。它们不是试图强迫瑞士放弃客户匿名帐户保密政策—以及冒着一无所获的风险—德国和英国去年与瑞士进行谈判,达成了双边“魔方”协议(根据那种只有按照严格顺序移动才能拼对的魔方命名的)。海外帐户持者必须支付一大笔钱以补偿未交的税款,再加上年度预扣税款,然后由瑞士收取这笔资金,并由它转交,但账户仍然保持匿名。许多人认为瑞士是一个大赢家。批评家也说,英国希望该协议可以为它增加70亿英镑(110亿美元)的收入,英国对此极为乐观。

现在美国的态度给别国增强了勇气。德国政治家声称,他们的魔方协议轻易就放过了瑞士。欧盟委员会说,根据2005年欧盟储蓄税指令,双方签订的协议可能是非法的,因为该协议让海外帐户持有者在不公开他们身份的情况下支付较低的预扣税。税务专员阿尔吉尔达斯·塞梅塔说,协议必须重新协商。他说,英国和德国已悄然同意这种做法了,因为他们不愿意为解决此事而冒着上欧洲法院的风险。对此,伦敦和柏林的官员们没有发表具体评论意见。

塞梅塔先生今年的 “首要任务”是进一步加强欧盟储蓄税指令。他希望这个月可以获得谈判授权。假设欧盟自身的两个避税天堂,卢森堡和奥地利同意的话,那就可能意味着缴纳更多的预扣税款,并压缩全权信托的利润(税务律师所崇拜的复杂而隐晦的实体)。

这次的主要目标是要让国家财政部门之间的信息进行自动交换。这将终结瑞士银行保密制度,对其他避税天堂也是一次致命打击。现在,由总部设在巴黎的政府友好俱乐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提出的标准是“信息请求”。瑞士只同意在其列出黑名单受到威胁时再这么做。一国政府可以要求特定罪犯的数据,但不允许审前调查,而且限定每年允许的请求数量。前“经济学家”报的记者兼避税天堂 “宝藏岛”一书的作者,尼古拉斯·夏克森说:“这就好像要求经合组织排干沼泽地的水,结果他们就发放吸管一样”。

塞梅塔先生坚持说,这一次他准备对瑞士采取更加强硬的态度而且准备使用“大棒”,而不仅仅是“胡萝卜”的政策了。这样一种武器可能会限制瑞士进入欧盟市场。

秘密公开

此次明争暗斗已使瑞士伤痕累累。许多人对起诉威格林银行感到愤怒。瑞士-美国商会的马丁·纳维尔说“在和平谈判期间你不要进行攻击”。但其他人对此越来越感到厌倦,而公众对保密的支持正在减弱。当瑞士央行总裁菲利普·希尔德布兰的妻子在一月份的一次货币交易导致他的辞职时,公众关注的是他可能是判断上的失误,而不是违反了隐私规则(在一家私人银行交易时被一名雇员透露出去)。如果是在过去,事情完全会是另一个样子。

即使在金融家友好的瑞士,经济危机,再加上有关洗钱和黑幕行为的公开披露,使银行家们的声誉在不断下降。而两个举报人的行为更是震动了银行界:鲁道夫·埃尔默交给维基解密一份关于宝盛集团开曼银行,另一家瑞士私人银行,违规操作的文件,以及瑞银职员布雷德利·比肯费尔德的违规行为,结果两家银行都惹上了法律麻烦。

不确定性对银行业务是不利的。甚至银行家也无可奈何地说需要尽快达成和解,虽然几乎没有人会同意它原来的运作方式(但是更不会有人支持自动信息交换),但至少,银行将不得开出一些巨额支票。 2月6日,瑞士最大的私人银行,宝盛集团的总裁说,他期待向美国国税局缴纳罚款。博斯咨询公司说,瑞士金融业可能损失470亿瑞士法郎(510亿美元)的资产和11亿瑞士法郎的税收收入,结果只有德国和英国同意与其达成协议,而那些算是很宽大的协议了。

有人说,客户已经开始把资产转移到像新加坡这样司法管理更加严格的地区(这种流失是无法估量的)。瑞士银行家们在击退攻击的同时,也正在尝试拿出一种替代性的商业模式。这项“B计划”的重点就是放在政治上不稳定的发展中国家有钱人身上。总之,如果瑞士不能以它的保密制度为卖点,那它至少可以提供稳定的政治局势,帮助贫穷、弱小国家的富人保住他们的不义之财,无论这种声誉的风险有多大,但这是有利可图的事情。

四面楚歌的瑞士对这种压力感到非常不满,他们甚至喜欢把他们的反对者叫做“帝国主义”。一种共同的(和合理的)抱怨是许多给他们施加压力的国家,自己都在利用手中的权利避税。美国把来自拉丁美洲的钱存储在佛罗里达州的银行里,因为根据特拉华州和内华达州的法律,设立一个纳税负担小的空壳公司是很容易的事情。英国也有海峡群岛这个避税天堂,“在道德上,他们没有权利逼迫瑞士这么干,因为他们自己的烂摊子还没有收拾干净,”一位瑞士保密制度的支持者这样埋怨说。但很显然,那样的抱怨并不能阻止他们的施压行动。

{lang: ‘zh-CN’}

相关日志

人睡着了还能性交吗?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102437/

如果你夜里睡得迷迷糊糊,伴侣非要跟你求欢,可第二天醒来ta却完全不记得这事了,你会不会觉得很惊悚很崩溃?这可真未必全是小说里出现的情况,有些研究者对类似病例进行了统计,认为“梦交”(sexsomnia)这么一种睡中异常(parasomnia,指夜晚睡觉时,出现奇怪的行为或不寻常的动作)是确实存在的。

崎岖的病例

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精神病学教授夏皮罗(Colin M Shapiro)进行了一项病例研究[1],研究者重点考察了11个在睡梦中发生性行为的病例。比起一般的梦游来说,“梦交”具有一些独特的属性,比如更显著的无意识的唤起,运动更受限制而且更具体,做一些特定的梦。

这11个病例也是各有各的崎岖,比如一个保镖的妻子控诉丈夫在夜里不顾她的意愿屡屡和她发生性行为,但第二天早晨起来却什么都记不起来了。还有位女播音员,她的丈夫大半夜常常被惊醒,醒来后才发现是她在自慰,但这位播音员自己却完全不清楚自己做了什么,一位女临床科学家也有类似的情况还因此和丈夫闹了别扭。还有个更崎岖的案例,是一名男子在梦中突然惊醒,发现寄住在他家的16岁侄子正在抚弄他(叔叔)的睾丸!不过侄子对此表示毫不知情。还有一些涉及到儿童的病例这里就不讲了。

尽管“梦交”这事不大常见,这项研究也仅有11个病例,不过研究者还是试着从中发现了一些共性。比如这些病例都有过睡中异常,还有几个祖上也有睡中异常。还有几例有饮酒和嗑药的历史。

“梦交”罕见吗?

11个病例显然有点少,不过研究者们肯定不会就此止步。还是多伦多大学的夏皮罗及其同事,于2007年发表了一项基于互联网问卷的调查[2]。他们调查了832名被试,其中有7.6%都有过“梦交”,而男性比例更高(男性被试中有11%,女性被试中只有4%)。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人都因睡眠障碍寻求过医生的帮助,因此不能代表一般的人群。

研究者们还发现,尽管有过“梦交”的病人和一般睡眠障碍者里都有使用非法药物的,不过这一人群比例在“梦交者”中为15.9%,而在一般睡眠障碍者中只有7.7%,研究者们因此推断“梦交”现象可能与药物滥用有一定的关系。除此以外,“梦交”的病人和一般睡眠障碍者在疲劳和抑郁情绪方面没显著差异。

研究者们还认为,他们可能低估了“梦交”病人的数量,因为在进行治疗时,病人极少跟大夫谈起这方面的事情。在通过问卷调查发现的63个“梦交”病人中,只有4个跟自己的医生提起过“梦交”的事。可见, “梦交”病人的数量很可能被低估了。

不过,“梦交”这事的判定是需要很慎重的。曾有律师以男性被告是“梦交”病人为由,成功赢得了官司使被告脱罪。

PS:本文只是为了介绍一种比较少见的睡眠现象,绝不是为某些人完事以后选择性失忆提供理论依据哦。

参考资料:

[1] Sexsomnia—A New Parasomnia?

[2] Social Psychiatry and Psychiatric Epidemiology, Volume 42, Number 12

了解更多:

SEXSOMNIA: Overcoming the Sleep Disorder Defense

Sleep and Sex: What Can Go Wrong?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on Sleep Related Disorders and Abnormal Sexual Behaviors and Experiences

Sleep, sex, and the Web: Surveying the difficult-to-reach clinical population suffering from sexsomnia

Medical News:SLEEP: Sex While Sleeping Is Real, and May Be No Joke – in Primary Care, Sleep Disorders from MedPage Today

Sexsomnia: ‘Sex While Sleeping’ Condition Studied | LiveScience

题图来自 www.everydayhealth.com

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以来首查特首

from 墙外楼 http://www.letscorp.net/archives/19775?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letscorp%2FaDmw+%28%E5%A2%99%E5%A4%96%E6%A5%BC%29

http://feedads.g.doubleclick.net/~ah/f/ctbn5ii4cillfbvbd8tai5qk0k/300/250?ca=1&fh=280#http%3A%2F%2Fwww.letscorp.net%2Farchives%2F19775

香港行政长官曾荫权在卸任前夕遭到港媒连环曝光丑闻,香港廉政公署在来自立法会议员与民间的舆论压力下,决定首次对港府最高长官展开调查。

据香港媒体26日报道,廉署高层近日一直关注传媒接连披露曾荫权接受各种利益的报导,加上已接获多个政党正式举报,已依法对曾荫权是否收受富商利益开始调查,包括会特别了解政府08年向黄楚标批出数码广播牌照、 09年曾荫权开始到深圳福田看楼、今年1月曾荫权运用酌情权容许不符资格的李国章出任黄楚标为主要股东的香港数码广播主席及董事,到曾荫权最近获黄楚标以特别条件租出深圳豪装复式单位等事件有否利益关系。

廉署发言人表示,按照一贯政策不评论个别事件。所有贪污投诉必须保密,若有贪污指控,不论涉及何人,廉署均须依法跟进,在收到举报之后两天之内执行处处长级人员就会研究是否有足够资料展开调查。

根据法例,若贪污案的受查对象是特首,其已经触犯《防止贿赂条例》的话,廉署完成调查后要交律政司研究,由律政司决定是否交立法会展开弹劾程序,然后才由律政司决定是否作刑事起诉。

曾荫权26日早上在电台台节目中说,若廉署调查,他“乐意配合”。

廉署对港府最高长官展开调查,创下了成立38年来的首例。

另外,有数十名民协与民主党的成员25日发起游行,并到特首办及政府总部请愿,指曾荫权目无法纪,涉嫌官商勾结。他们要求曾荫权星期三(29日)到立法会大会解释,并表示,如若曾荫权不出席立法会,不排除会引用《权力及特权法》,要求他公开事件。

{lang: ‘zh-CN’}

相关日志

長平:改革就是革命

from "GFW Blog(功夫网与翻墙)" via 数字时代 in Google Reader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12/02/%e9%95%b7%e5%b9%b3%ef%bc%9a%e6%94%b9%e9%9d%a9%e5%b0%b1%e6%98%af%e9%9d%a9%e5%91%bd/?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3A+chinadigitaltimes%2FzKps+%28%E4%B8%AD%E5%9B%BD%E6%95%B0%E5%AD%97%E6%97%B6%E4%BB%A3+%C2%BB+%E7%BC%96%E8%BE%91%E6%8E%A8%E8%8D%90%29

刊《陽光時務》第13期

無論即將卸任的胡溫政權如何滿足你九年前的期望,無論即將履職的新一代領導人如何大刀闊斧,你都不必沉浸於改革共識的虛幻圖景,而是始終清醒地意識到你作為個體的存在,盡最大可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與其徒勞地把希望放在一代又一代的領導人身上,不如一點一滴地積聚公民社會的力量。

文/長平

辭舊迎新的改革希望

雖然現實未有多少改變,但是希望從來也沒有遠離,這個春天尤其令人浮想聯翩。

首先,鄧小平南巡20周年,人們像當年一樣渴望沉悶中的一聲驚雷。這聲驚雷原本期待在九年前「胡溫新政」伊始響起,卻被代之以「和諧社會」,改革的空間不長反消。然而,當人們在不久前聽到總理溫家寶談到「今年是本屆政府任期的最後一年」,「能做的事情絕不拖延,能解決的問題絕不推脫」時,再一次心潮澎湃地,準備原諒九年苦等,對胡溫政權的尾聲寄予厚望。

其次,繼近兩年頻繁談論政改之後,溫家寶今春再次成為話題明星:首次正面回應阿拉伯之春,稱「要尊重各國人民要求變革和維護自身利益的訴求」,「任何政府的責任都是為人民謀利益,除了這一點以外,它不應該有任何特權」。他還借「南巡」紀念之機,重提鄧小平講話:「不改革開放只能死路一條」。而且,在烏坎村民通過頑強抗爭實現民主選舉之際,他要求保障農民的選舉權利,強調「沒有程式的民主,就沒有實質的民主」。

再次,打黑唱紅之都的英雄——重慶市副市長王立軍,戲劇性地從成都美國總領館被解押到北京,讓「重慶模式」的前途和中共十八大的人事暗戰成為全世界的政治八卦。 而《人民日報》刊發題為《寧要微詞,不要危機》的文章,大談「冒風險也要改革」,因為「改革有風險,但不改革黨就會有危險」,被認為是這個八卦的嚴肅注腳,意味著高層已達成改革共識,十八大之後的新「新政」更值得期待。

至少人民還有期待的自由,任何希望和幻想都值得體諒和尊重。同時為了不讓希望再次被「和諧」,不讓生命被耗費又一個九年,我們也不妨趁此機會,討論幾個問題。

政治改革必須是死路一條

《人民日報》文章坦率地說,中國的改革改到如今,「容易的都改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全是難啃的『硬骨頭』。它沒有直接說透」硬骨頭「所指何物,但我相信在大多數讀者的理解中,都是指政治改革。

準確地說,經濟體制改革並非「改得差不多了」,而是在金融、財稅、地產、國企等等各個領域都問題成堆,甚至不進反退,危機四伏。所有的經濟問題都碰觸到政治的暗礁。正如鄧小平一再表述,溫家寶一再重述的那樣,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無法深入,而且成果難保。

由於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作為執政思想在全球的破產,中共在改革開放以後把經濟發展作為事實上的合法基礎。經濟體制改革的成果不保,也就意味著中共的統治危機。因此,鄧小平和溫家寶在談及深化改革時,都是以一種大聲疾呼的語氣進行警告:「國家需要改革開放,人民需要改革開放,誰不改革誰下台!對,不改革開放就下台!下台!」,「一個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如果一切從本本出發,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進,它的生機就停止了,就要亡黨亡國。」「鄧小平表示,要堅持改革開放不動搖,不改革開放只能是死路一條。」

中國內地主張政治改革的媒體及民間輿論,也總是一再以借「亡黨亡國」相威脅。他們不知道的是,「久經考驗」的中共高層,誰也不會被這些話嚇倒。鄧小平也僅僅以這些警告推動了經濟改革,其他人想要以此啟動政治改革,讓人想起經濟學家于光遠說過的一句話:「要共產黨搞政治體制改革,等於與虎謀皮。」

就個人的政治利益而言,歷史清楚地告訴我們,不消說極權專制的毛澤東時代,即便是在三十年改革開放的歷史中,事實並非「誰不改革誰下台」,而是恰恰相反,誰改革誰下台——被認為在政改方面不思進取的江澤民,胡錦濤,甚至保守反動的李鵬等中共領導人,都能得以善終,而銳意改革的胡耀邦,趙紫陽,都成為悲劇性的政治人物。

這並非是歷史的偶然。從一個想要永遠把持統治權力,視任何挑戰權威的民間努力為敵對勢力的政治集團利益來說,政治改革並不會帶來任何好處,甚至就是死路一條——至少對於既有的依靠腐敗專制獲利者來說,必須是死路一條。

把「長治久安」作為改革的前提,那就不可能是真正的政治改革。即便按照鄧小平及其他中共領導的論述,政治改革就意味著更多的民主。民主就意味著挑戰,意味著公平的競爭,意味著一切皆有可能。

一個腐敗專制的政治利益集團,經過改造以後是否能夠新生?當然有這個可能。蘇聯和東歐的共產黨,台灣的國民黨都是如此。然而,把拒絕統治權力的挑戰作為新生的前提,在全世界都還沒有先例。

胡耀邦之子胡德華在接受採訪時指出,鄧小平與胡耀邦改革動機的區別在於,前者是為了救黨,後者是為了救民。救党者權杖在握,救民者黯然下台。要麼胡德華的說法不成立,要麼政黨利益和人民利益並不像政治宣傳中號稱的那樣始終一致,而且前者大大淩駕於後者之上。

當《人民日報》再次以「救党」的立意談論深化改革的時候,我們有必要認真思考這一問題:政治改革到底是為了什麼,救黨還是救民?假如二者發生衝突,應該如何取捨?

政治改革就是民主革命

改革與革命的新爭論,自去年辛亥革命百年紀念開始,至今還餘波未了。

很多人都認為區分改革與革命至關重要,但是很少有人作出清晰的論證。甚至用暴力來區別,都遇到了這樣的難題:戊戌變法磨刀霍霍,六四民運血染廣場,反右和文革死傷無數,辛亥革命卻並未爆發大規模流血衝突,更不用說和平的天鵝絨革命。

這些爭論者似乎都不知道,鄧小平早很早開始就一再斷言:改革就是革命。

從 1978年開始,鄧小平就一再宣稱:「實現四個現代化是一場深刻的偉大的革命」,「必然要多方面地改變生產關係,改變上層建築」,「精簡機構是一場革命」,「這幾年進行的農村的改革,是一種帶革命意義的改革。」「我們把改革當作一種革命」,「改革是中國的第二次革命」,「改革的性質同過去的革命一樣, 也是為了掃除發展社會生產力的障礙,使中國擺脫貧窮落後的狀態。從這個意義上說,改革也可以叫革命性的變革。」

在1992年的南巡談話中,同樣強調說,革命是解放生產力,改革也是解放生產力,因此改革就是革命。

這並非因為鄧小平作為職業革命家偏愛「革命」一詞,而是他比現在的很多人更明白改革的意思。真正的改革跟革命是一回事,就是要進行性質上的實質性改變。政治改革就是民主革命,民主革命就意味著權力競爭,專制不再。

正如戈巴契夫所說:「改革是一個含義很多、容量極大的字眼。但是,如果要從它的許多同義詞中找出一個最能表達它的本質的關鍵字,那麼可以說,改革就是革命。」

正因為如此,鄧小平從來沒有下定決心進行真正的政治改革。他的確多次強調政治改革的重要意義,他的「不改革就是死路一條」至今被都認為也包括政治改革。然而,當他把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第一,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第二,必須堅持無產階級專政;第三,必須堅持共產黨的領導;第四,必須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作為改革的前提時,所謂政治體制改革就沒有任何革命性質,甚至是一個文字遊戲了。

趙紫陽在他的回憶錄中說:「鄧對現行政治體制的運行,他是有不滿意的地方,主張改革也是真實的。但他心目中的改革,並不是真正的政治上的現代化、民主化。主要的是一種行政改革,屬於具體的工作制度、組織制度、工作方法、工作作風方面的改革。鄧主張的是在堅持共產黨一黨專政前提下的改革,改革正是為了進一步地鞏固共產黨的一黨專政。任何影響和削弱共產黨一黨專政的改革,都是鄧堅決拒絕的。」

楊繼繩在《中國改革年代的政治鬥爭》一書中說:「鄧小平陣線和陳雲陣線有兩點共識:一是堅持中國原有的政治制度和指導思想不能改變;二是必須改變毛澤東留下的經濟現狀,即經濟體制改革。」並認為南巡談話強化和固定了市場經濟加權威政治的模式。鄧小平在南巡講話中強調:「在整個改革開放過程中,必須始終注意堅持四項基本原則。十二屆六中全會我提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還要搞 20 年,現在看起來,還不只 20 年。」

當下中國經濟發展,政治滯後,造成官員濫權,腐敗叢生,法治倒退。這些現象的出現,並非像有些主張改革的人士所抱怨的那樣,是因為中共領導人沒有遵循鄧小平理論思想。事實上,這正是他們嚴格執行鄧小平路線的結果。

重慶模式和廣東模式,並沒有人們想像中那麼大的差異,都是不同版本的鄧小平模式,也就是讓全世界都受到困擾的中國模式。

沒有共識才有變革

很多有志於推進改革的人士,雖然瞭解鄧小平改革思想的矛盾之處,但是他們故意視而不見,而且把徹底的政治改革的願望強加到鄧小平的頭上,希望借助這位已逝者的聲威,說服民眾,施壓中央,從而達成全社會的改革共識。他們以為有了改革共識,一切都會迎刃而解。

這些借南巡紀念而尋求改革共識的人們忽略了基本的歷史事實,那就是當年如果形成了改革共識,就不會有南巡這件事情了。此前,鄧小平試圖通過上海《解放日報》 發表的署名「皇甫平」的系統文章製造輿論。據作者之一周瑞金回憶說,這些文章遭到來自北京一年左右的批判,由此可見分歧與鬥爭之嚴重。

由此上溯至上世紀七十年代,是否因為全社會形成了改革的共識,隨後改革就發生了呢?當時的大多數民眾,和權力中心根本資訊不對稱,沒有任何可能和鬥得你死我活的當權者達成共識。安徽小崗村的村民,也不是因為要和別的什麼人達成改革共識,所以才立下「生死狀」,在土地承包責任書上按下紅手印。

在一個政治資源統治者徹底控制的社會,假如說統治者內部達成某種共識尚有可能的話,那麼民間社會根本沒有管道,也沒有資格去尋求這樣的共識。尤其是一方要追求民主政治,一方要把專制作為前提時,共識只會是一個謊言。當人們津津樂道於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改革共識」時,他們儼然忘記了八九民運的存在。統治者不惜以坦克和槍炮來對準示威民眾,足見「共識」之虛幻。

更重要的是,這樣的共識本身沒有必要。

人類歷史上的變革,很少是因為共識而發生,更多恰好是衝突的結果。

今天廣東的烏坎,就是當年安徽的小崗村。正如小崗村人爭取到經濟權利一樣,烏坎人爭取到了自己的政治權利。烏坎人也曾試圖通過上訪去和當局達成改革的共識, 然而並未如願。最後,他們和當年的小崗村人一樣,冒著生命危險,捍衛自己的基本權利,終於獲得成功,載入中國改革的史冊。

在很大程度上,形成共識是統一思想的另外一種表述,統一思想只會限制自由,而不能促成改革,尤其不能促成包含思想自由的政治改革。

與其尋求全社會的改革共識,不如鼓勵每一個人都了解自己的權利。

與其徒勞地把希望放在一代又一代的領導人身上,不如一點一滴地積聚公民社會的力量。

無論即將卸任的胡溫政權如何滿足你九年前的期望,無論即將履職的新一代領導人如何大刀闊斧,你都不必沉浸於改革共識的虛幻圖景,而是始終清醒地意識到你作為個體的存在,盡最大可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這樣,變革才有可能發生,中國才有可能進步。


© admin for 中国数字时代, 2012. |
Permalink |
No comment |
Add to
del.icio.us

Post tags: ,
穿墙阅读数字时代? 请发电邮(最好用Gmail)到: chinadigitaltimes+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请在谷加上 跟随我们
点击这里可匿名提交新浪微博搜索禁词
中国数字时代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期待您的参与!
赛风新产品-Psiphon 3 客户端软件下载地址

XCODE 4.3 WITH NO GCC?

from 博客园_首页 http://www.cnblogs.com/likeyu/archive/2012/02/27/2370639.html

真的坑爹,今天才开始玩MAC OX,装了个最新版本的10.7.3,只能装XCODE 4.3 这个月刚发行的版本。

安装时发现没有install过程,直接双击就进入开发环境了。而且装完后没有gcc 等各种编译工具,在TERMINAL下各种命令不识别,想装ruby的各种开发工具,都不行了。

查了半天才发现:

Apple announced Xcode 4.3 for OSX Lion and 4.4 for OSX Mountain Lion last week. The major difference is that Xcode no longer provide an installer which is good thing because you now could update Xcode with AppStore in the future, plus it is much easier to carry the development environment with you. However, there is a little problem with this new version of Xcode, is that all command line toolsets and compilers are not visible in terminal.

解决方案一:
A simple fix is to update your PATH env:

export PATH=/Applications/Xcode.app/Contents/Developer/Toolchains/XcodeDefault.xctoolchain/usr/bin:/Applications/Xcode.app/Contents/Developer/usr/bin:$PATH

Please be noted that clang does not reside in /Developer/usr/bin, it is now in /Developer/Toolchains/XcodeDefault.xctoolchain/usr/bin

Now you could access to gcc, g++, git or any toolsets bundled with Xcode. For your convenience, it is recommended to include it in your .bash_profile.

解决方案二:

You can install these additional tools directly in Xcode :
Preferences > Downloads > Command Line Tools > Install


SO. What a fUUUcking day!

本文链接

如何在Google成为一名优秀的产品经理?

from 月光博客 http://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3011.html

  在 Google ,我(前 Google 工程师 Edward Ho)和我最优秀的产品经理一起工作过,我会根据自己的经历出一个列表。由于我不是项目经理,所以这些结论都是我在 Google 观察最优秀的产品经理后的结果。

  1. 对产品以及所有相关的问题负责。这会让你积极主动,你是第一个寻找bug的人,第一个与用户沟通的人,以及第一个担心产品是否合格的人。你总是第一个自愿为产品或团队做各种任务的志愿者,像是做会议记录、给客户发邮件、填补临时的空缺、为bug确定优先级,或是快速做出一个实体模型。始终持有这样一个想法:这不是别人的责任,这就是你的责任。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会发现第2条会更容易。

  2. 具备难以置信的说服力。(我不知道这是如何做到的,但每天我都会看到)你希望把事情完成,但你不是负责人,所以只能去说服别人。没有哪个团队向你汇报,也没有任何人会按照你的说法行事。在 Google ,你需要通过使别人信服而不是发号施令来完成事情。如果你正在做第1条,事情会变得简单,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如果有人攻击这个产品,你和他们会位于同一个战壕。

  3. 成为一名工程师。我并不是说你真的需要为产品编写代码。我想说的是,你应当像一名工程师那样对产品的构造过程具有好奇心。你应该了解产品功能在开发过程需要的成本,以及为什么开发成本会变得这么高。那个特性使用的是什么算法?为什么这个页面会呈现得很慢?大的架构变动对产品会产生影响,团队中的每个工程师都会对此非常重视,你也应该如此。如果你遇到项目的负责人,他们想要知道一些具体的事情,你应该能够为他们解释一些主要的工程方面的决定以及之前的利弊权衡。在谷歌,最好的的产品经理都会尽可能地变得更加技术化并乐此不疲。

  4. 积极,再积极一点。你的团队很可能全部由工程师组成,并且中的一些可能非常愤世嫉俗。一个非常积极向上的产品经理能够在团队中创造一种包容的氛围。尽管每时每刻都保持积极看上去很可笑,但是积极是有传染性的,你的团队会依赖上它。请记住,你和主要的工程师(技术负责人)可能会列出百万种让你沮丧的事情,但是团队中的其他人不应该知道这一切。因为你是产品经理,所以不应该沉浸在自己的担心中,这样会帮助他们更好地完成工作。你就是团队面向整个公司其他部门的窗口和信使。如果你变得消极,团队就会因此认为公司里其他人也是这么看待他们的工作。

  5. 不要自我推荐。这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你这么做了,不但非常无聊而且对自身也有害。赞美团队中的其他人,你和技术负责人(们)已经是项目的主要联系人,因而不要做任何的推荐。如果你拿别人的辛苦劳动用来为自己博得赞赏,你不仅错了而且不会得逞。要心胸宽广。无论是撰写项目博客,还是产品新特性的午餐视频发布会,最优秀的产品经理都应该推荐团队的其他成员。看看谷歌最优秀的产品博客,你就会发现这些博客的作者并不总是由产品经理,反而会是团队中的各个成员。产品经理会积极推荐其他人。(请不要误解我这里所说的“推荐” promotion ,这和升职是完全不同的。顺便说一下,在谷歌升职是和绩效考核紧密相关的。)

  6. 无所畏惧。这个名词如果是作家来解释可能会更好,但请你不要被字面意思所迷惑。最好的产品经理向领导汇报的内容和给团队中的工程师或设计师讲述的内容应该是一样的。如果你在被领导质问产品设计所作的决定时默不作声,你肯定不会成功。做出简洁明了的回答,并无所畏惧地为你团队的创意辩护。

如何在Google成为一名优秀的产品经理?

  希望上述内容能有所帮助。

  英文原文:Edward Ho    中文编译:伯乐在线 – 唐尤华

评论《如何在Google成为一名优秀的产品经理?》的内容…

相关文章:

统计
微博: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QQ群:186784064
月光博客投稿信箱:williamlong.info(at)gmail.com
Created by William Long http://www.williamlong.info

辣椒吃完后,为何辣“菊花”?

from 果壳网 guokr.com – 果壳网 http://www.guokr.com/article/101335/

辣椒是一种原产于中美洲和南美洲的植物,色泽诱人,味道火爆,是大部分人不能拒绝的美味。在湖南、四川等地,辣椒更是每餐必备,并培养出了一大批“怕不辣”的吃辣小狂人。

随着饮食文化因人口流动而播散,川菜、湘菜已经在全世界各处扎根,吸引了一大批从小不能吃辣,但却又追求劲辣刺激的食客。然而有些人却发现,虽然吃辣椒很爽,但吃完之后,却面临腹泻、肛门烧灼感等问题,着实很不爽。

神奇的辣椒素

辣椒为什么会带来“辣”和“爽”的感觉呢?这还要拜辣椒素所赐。辣椒素是一种含有香草酰胺的生物碱,能够与感觉神经元的香草素受体亚型1(vanilloid receptor subtype1, VR1)结合。由于VR1受体激活后所传递的是灼热感(它在受到热刺激时也会被激活),所以吃辣椒的时候,感受到的是一种烧灼的感觉[1]。这种灼热的感觉会让大脑产生一种机体受伤的错误概念,并开始释放人体自身的止痛物质——内啡肽,所以可以让人有一种欣快的感觉,越吃越爽,越吃越想吃。

辣椒素在嘴里能够带来爽辣的感觉,但是到了肠胃里面,可就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悲剧的肠细胞

很多人在吃辣椒的爽快劲儿过去之后,就会觉得肚子里有些不对付,很快肚子就会边疼边叫,然后跑道厕所去“一泻千里”。吃辣椒引起腹泻的原因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明确的说法,但是结肠细胞受到辣椒素的刺激,从而导致肠胃运动功能紊乱可能是原因之一。

结肠细胞也存在辣椒素受体,结肠细胞的辣椒素受体的激活会引起结肠运动的紊乱[2]。结肠的作用是把尚未成型的粪便缓缓地推到肛门,并在这个过程中吸收当中的水分,使大便成形。辣椒素受体的过度激活,会使得结肠的运动变快、变得不规律,导致肠管没有足够的时间吸收水分,最终使得粪便不能成形,自然就出现了稀便,也就是拉肚子。

火爆的辣菊花

吃了这么多含有辣椒素的食物,辣椒素势必会随着食物经过漫长的肠道,随着粪便来到肛门,经历过一次排便,一些人会感觉肛门热辣辣的,似乎被火烧过一样,还有些隐隐的疼痛。

这很容易解释,因为辣椒素受体向大脑传递的主要是一种被烧灼的感觉,所以肛门上的辣椒素受体被激活的时候,大脑所感知到的也是肛门被火烧火燎的感觉。这种感觉,大多数人都有,但也不用担心,因为肛门并没有被火烧,也没有受伤,等到辣椒素的刺激慢慢地消失,这种感觉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当然,如果你持续地每天大吃辣椒的话,成年累月地被“烧菊花”也并非不可能。

也许有人会问,为什么别人吃了辣椒就没事儿,可是自己吃了就又腹泻又肛门灼烧呢?我想,这大概和每个人辣椒素受体表达的差异有关——生活在湖南、四川等地的人,由于饮食习惯的原因,也许辣椒素受体的表达会少一些,这可能是他们天生不怕辣的原因之一。当然这只是我的一个推理,哪位同学要是有时间和心情,可以做个调查,彻底解开这个谜题。

编辑吐槽:

今天是本文作者 @大仑丁 的生日,在此,编辑找出了他在果壳发表的第一篇文章:“今天,你“蛋疼”了没有”(好重口的处女秀),一篇言简意赅的精品帖子:”为毛我不愿意加参考文献“,还有一个值得纪念的小清新文艺向标题:”心悸,那一瞬间的虚无“。祝 大仑丁 同学生日快乐,并在艰苦的环境下努力奋斗,自觉报题,继续奉献又快又好的稿汁~~~(为啥突然想到这句诗: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

参考文献:

[1] 辣椒, 致癌还是治癌 谣言粉碎机 2011-12-16.

[2] 李华燕, 张涛, 潘锋. 痛泻要方对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大鼠结肠肥大细胞及辣椒素受体的影响. 中国中医药科技2011年9月第18卷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