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5.快乐陷阱:甜蜜泛滥的世界

from 牛博国际 http://www.bullogger.com/blogs/laoyao/archives/392674.aspx

本章讲了快乐的好处,但在最后,也要提醒你:快乐就象甜食一样,也存在陷阱。

 

人类嗜甜的天性是在远古时期进化出来的。即使在现代社会里,糖类丰富而又便宜,我们还是会被嗜甜的心理驱使着,不由自主地多吃糖类,因为“多吃甜食”这个行为,不是我们通过理性判断得出的决定,而是进化强行刻在我们心里的,“理解要执行,不理解也要执行”[1]。所以,大多数人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喜欢吃甜食,而只会本能地喜欢吃甜食,结果就容易患上高血糖、肥胖症等“富贵病”。

 

更糟糕的是,这种嗜甜天性还会被商家所利用,把甜食做得一味求甜、求细、求口感,本来在蜂蜜、水果中富含的维生素、矿物质、纤维素都被当成废物,截留出去了,只留下最甜也最简单的低聚糖,再配以如同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的数量,基本上,吃这种甜食能满足我们嗜甜的欲望,但已经完全偏离了进化让我们嗜甜的本意,弊大于利。

 

荷兰生物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尼科·廷贝亨(Niko Tinbergen)把这类现象称为“超常刺激”(supernormal stimuli),指那些能激发生物本能、但目的并非进化本意的刺激。他做过一个实验:把一只假蛋放到雌鸟下的一堆真蛋中。这只“坏”蛋跟真蛋长得很象,但个头更大。鸟类有优先孵大蛋的天性,因为大蛋孵出来的小鸟会更强壮,也更有生存优势。这在鸟的进化环境里基本正确[2],因此这个天性就在鸟类的基因里保存下来。换句话说,“孵大蛋”这个命令是写在鸟类的本能中的,因此,即使下图中的假蛋大到跟雌鸟差不多大,显然不可能是它生出来的,它还是固执地弃自己的亲生蛋于不顾,本能地来先孵这只大坏蛋。

 

http://www.psywww.com/intropsych/ch08_animals/08supernormal.gif

 

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心理学家迪尔德丽·巴雷特(Deirdre Barrett)在《超常刺激》一书中指出[3],自诩为“万物之灵”的我们,在面对超常刺激时,并不比鸟儿更聪明。人类有很多进化来的固定行为模式(Fixed Action Patten),在某些特定刺激下就会启动,比如看见甜食、脂肪就想多吃。超常刺激乍一看和这些启动刺激差不多,而且经常比原有刺激更强烈,因此我们也会本能地按照设计好的先天模式去反应,结果却往往与进化设计这些模式的本意相异,不见得会有利于我们。我们追寻快乐的天性,就很容易误入歧途,坠入到快乐陷阱中去。

 

比如大吃大喝。在远古时期,食物稀缺,因此进化鼓励人类多吃多喝,让我们在吃喝时感到愉悦。不仅如此,进化还为我们把食物按口味分了等级,比如肉类、脂类、甜食,营养丰富,热量高,又相对稀少,因此我们最喜欢;蔬菜的主要成分是纤维素,没多少热量,又相对容易采集,我们就不太喜欢。进化的本意是,让我们听从自己口、胃的本能,可以在远古时期获得最佳进食效果,但这些精心安排,到了现代社会,就很容易变成超常刺激的诱饵。我们对那些口感好的食物,比如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奶油蛋糕,大吃大嚼、饕餮不止。吃的时候,我们眉飞色舞、兴高采烈,可吃喝的短暂快乐之后,是更长久的健康后患,因为这种过度吃喝,已经偏离了进化的本意,对我们只会弊大于利。

 

再比如男人的色欲。男人好色的基因并不是让他认识到:“哦,如果我多做爱,就能多生小孩,然后我的基因就传播开来了。”[4]而是粗暴地把愉悦捆绑在性交上,让男人为了得到这些愉悦去广种博收,传播自己。这样做的好处是直接了当,那些基因可不愿意把决定权交给人来自主判断,而宁愿自己把程序定好,让人盲目照做就是。坏处是,我们很容易买椟还珠,为了性交的快感而滥交,浑然不顾进化为性交赋予的其他好处。

 

有很多男人,致力于与越多越好的女人发生性关系,但在本该得到的男女感情、儿女感情方面,却一无所获。他们在性交时得到了快感,但却输掉了全面的幸福。有科学家调查了1万6千名成年人,询问了他们的幸福程度和性行为,结果发现[5]

 

  • 有一名性伴侣的人最幸福,太多、太少都会降低幸福;
  • 嫖过妓的人要比其他人不幸福得多;
  • 有婚外性行为的人要比其他人不幸福得多。

 

因此,那种“集邮”男人不过是基因的盲目奴隶,被基因卖到快乐陷阱之中而不自知,还在沾沾自喜地替基因数钱。

 

超常刺激的其他例子还有很多,有的是利用我们追求快乐的本能,有的是利用其他人类本性:

 

  • 电子游戏让我们在虚拟世界里攻城略地、杀人越货,一个晚上就能登基宇宙之王,可以满足我们的成就感,却没有多少现实意义;
  • 互联网上那无穷无尽的链接,可以满足我们的好奇心,但铺天盖地而来的信息却反倒可能损害我们的判断力;
  • 成人图片、成人电影,可以满足男性对色情场面的需求,却不可能带来真正的子孙;
  • 电视剧可以满足人类打探别人生活的本能,但却不能带来什么有用的信息;
  • 化妆品,可以满足女性爱美的天性,但美貌本是健康的衡量,把钱和时间花在化妆上,而不是去锻炼身体,是本末倒置;
  • 减肥,可以减少女性的腰臀比,而腰臀比是生殖能力的指标,可过度减肥,反倒会降低生殖能力;
  • 某些意识形态和宗教组织,利用人追寻人生意义的天性,许诺简单易行的天堂路径,最终害人害己;
  • 成功学,利用人追求成功的天性,但当人太执着于成功时,幸福感会降低。

 

这些超常刺激之所以能够得逞[6],就是因为人类和鸟类一样,有大量写在基因里的本能机制,当这些机制的机关被扳动时,我们难以分辨扳动机关的,是进化为我们设计的“好”刺激,还是现代商家模拟出来的超常刺激,而都是一头扎进去,先满足了“天性的召唤”再说。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实在不比鸟儿更聪明。

 

因此,我们不能象鸟一样,看到一个蛋特别大就盲目地趴上去,而忘了什么是自己真正的蛋。一般来说,超常刺激比较容易获得、更刺激,但带来的快乐难以持久,而且不会带来其他好处,事后还常让人觉得后悔或者毫无意义。所以,如果有一样方法能够多、快、好、省地带来快乐,但是快乐之后,只留下一地空虚,那它就很可能是超常刺激。去追寻它带来的快乐,可能会得不偿失。

 

 

———-小练习———–

找出你的快乐陷阱

 

想一想,有没有什么你特别喜欢的活动或者事物,符合以下标准:

1.  容易获得;

2.  难以抗拒,或者容易上瘾;

3.  带来的快乐难以持久,很快你就心痒痒地想再来一次;

4.  除了当时的愉悦外,不会带来其他好处;

5.  事后回顾时,常觉得后悔或者毫无意义。

 

如果有的话,它很可能是一个超常刺激。想从这个快乐陷阱里爬出来吗?这需要你自己来做决定。但至少现在你对它有了个更清醒的认识,就算你决定继续保留这个爱好,那也是你经过权衡之后的慎重决定,而不会再被别人卖了还替他们数钱。

 

———————

 


[1]哈佛大学心理学家丹尼尔·吉尔伯特(Daniel Gilbert)曾经半开玩笑地说:“进化应该得‘微软奖’,因为它为我们安装软件时,从来不先征得我们的同意。”参见Gilbert, D., (2006). Stumbling on Happiness. New York: Kopf。

[2]说是“基本”正确,是因为自然界也有例外,比如这个本能可以被杜鹃利用,把大的杜鹃蛋下在其他鸟的巢内,引诱她们孵它的蛋。

[3]Barrett, D., (2010). Supernormal Stimuli: How Primal Urges Overran Their Evolutionary Purpose. New York: W. W. Norton & Company, Inc.

[4]人类学家发现,有些原始部落一直都不知道性交与生殖的关系,但丝毫也没妨碍他们的男人好色。

[5]参见Blanchflower, D. G., Oswald, A. J. (2004). Money, sex and happiness: An empirical study. Scandavian Journal of Economics, 106(3), 393–415.。

[6]“得逞”这个词和说基因“自私”一样,只是比喻。虽然很多超常刺激是商家有意识的发明,但也有相当一部分超常刺激只是文化基因竞争、进化的自然结果。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