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荻:敬、爱、传、承

from 谈曲说艺清平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ee0d80102e01k.html

吴荻:敬、爱、传、承

 

连丽如大徒弟。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美术教师。1974年生于北京,自幼习书画,酷爱传统文化。任教以来,一直致力于传统文化的传播与发展,将京剧、昆曲、曲艺寓于授课之中,广受学生好评。2007年正式拜连丽如为师,习学评书艺术。曾在宣南书馆说《刘公案》,现在崇文书馆说《西游记》,东城书馆说《三国》

 

   
在几位师兄弟中,我是由超级粉丝而登堂入室的。从儿时的广播,到少年时代的电视,连先生的评书伴我成长。但是直到2003年,我才真正欣赏到现场评书,那个书馆在朝阳门外。其时正值寒冬,晚上散书后,我有几次和先生同乘一辆公交电车,但当时还不敢上前交谈,也不忍上前打扰,只是在远处静静地看着——空荡荡的公车里,两位老人相互搀扶着、依靠着,上车、坐下、下车、远去,消失在寒夜里,我心里隐隐的有些酸楚。但是,印象最深刻的还是在月明楼书馆。

 

   
2004年夏天,我几乎每天要去月明楼,沿前海走至银锭桥,下桥左拐,进鸦儿胡同,听《康熙》、听《隋唐》、听《东汉》、听《三国》,高柳烟波,木楼深巷,我在那里整整听了先生四个月的现场评书,从开张第一天的《智激周瑜》到最后一场的《隆中对》。尤其是最后一场,先生应观众之望,演出了三国名篇《隆中对话分天下大事》,我记得当时先生上场,醒木一拍,说道:“天地反覆兮火欲殂,大厦将崩兮一木难扶!”这几句上场诗,让人感慨万千!在场的观众都知道,这是月明楼的最后一场书了,连先生自己在这里风雨无阻,一周六场,每场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独自支撑着北京评书的这座大厦,但是竟年逾花甲,无人相助啊!从连派艺术到北京评书,乃至整个中国传统文化体系,这些大厦要想屹立不倒,单靠一柱一木是难以支撑的。那天我提前准备了一大捧百合花,演出结束,在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中,我把先生最喜欢的洁白的百合花献上,我看到老人家的眼中湿润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先生在众人面前落泪,我知道那是感动、无奈、难舍和悲凉……我当时想,如果有机会,希望能为先生做些事,能为我热爱的评书艺术略尽些绵薄之力。

 

   
2007年,这个机会来了,我终于拜先生为师,正式成为北京连派评书艺术的入室弟子。在向恩师跪拜下去再抬起头来时,我看到恩师以手拭泪,这是我第二次看到老人家在众人面前落泪。这一回的眼泪,我想这里有喜悦、欣慰……北京评书的艺术生命终于可以延续下去了,将崩的大厦终于有了更多的砖瓦木石。所以,在拜师仪式上,我代表师兄弟们发言,我说了四个字,四年来我们也一直在努力实践着这四个字——敬、爱、传、
承!敬师父之人,爱师父之艺,传评书艺术,承中华血脉。路漫漫其修远兮,我等将上下而求索!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