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评书生》连载之十九:团里打算开除我

from 谈曲说艺清平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ee0d80102dzlj.html

 

   
想让部队叫贾建国回家,哪那么容易啊,我从连里一层层往上找,都不批,说什么也不放。我跟部队管招待所的人聊天,人家都挺同情我,给我出主意,告诉我师长叫李立,在宣化城里哪儿住,礼拜六回家,他们家他妈他媳妇都挺好,让我直接去找找看。到礼拜六我直奔师长他们家,门口都是站岗的,不让进,我抱着孩子就往里闯,当兵的拦不住我。师长的妈妈看见了,说你们干吗那么对人家啊。问我,我说我找李师长,正好这时候孩子犯病,老太太就把孩子搁师长那床上了。我把事儿一说,说我不是没找政府,要是地方政府管我就不会上部队来了。我办事绝对是有理有节。老太太真挺好的,说你甭管了,等我儿子回来我让他把你丈夫放家去。后来李师长回来了,也看见这孩子犯病呢。他问明了我的情况说“贾建国已经是超期服役了(已经超过三年服役期),家里有困难可以复员,我是师长,保证让贾建国回家去”。  

   
等我抱着孩子,回到招待所,看见姐姐竟然在那儿等我呢!爸爸知道我来了部队派她来找我,就怕我招事儿。姐姐拿着爸爸给我写的信,信里说:你赶快回来吧,哪怕喝粥呢,娘家没人挤对你,让我回去继续“过咱们外强中干的日子”。

   
我回来后,部队也放贾建国回来了,复员回到宣武说唱团。那时候为了给孩子治病,我已欠了不少债,贾建国回来,一个月的工资有63,生活应该会好多了吧,没想到,他头天去说唱团报到,第二天团领导就把我叫到了办公室——要开除我。领导说我拉了革命军人的后腿,让我写检查退职。这实在是太欺负人了,贾建国的退役书上明明写的复员复职,还有超期服役证,是正常复员。我说我找过你们没有,找过民政部门没有,各部门都找了,都是坐那儿好好谈的,没打架,你们不给解决。团里非得开除我,我也不在乎,开除就开除。贾建国说这不行,你这几年工龄不要了?他说你必须上国务院门口坐着去,你有胆子没胆子,没胆子咱就忍了。这胆子还没有?!骑上自行车我就上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了,就在府右街后面。我跟负责接待的同志一说来龙去脉,人家说这不赖你,不能开除你,这是正常复员。退役的时候军队也答应了,说如果回地方有困难你找我们来。我又给部队刘主任(刘克宽)写了封信,刘主任特别好,给宣武区管兵役的人打电话,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一个军人家属,后来部队又来了公函,这件事算是平息了。

   
但团里还有人不甘心,又出了坏主意——强行推迟了我学员的毕业期。宣武说唱团学员学期是3年,我1960年3月进的团,早该毕业转成正式演员了,但他们说我因孩子有病耽误了学习,硬是给我延长两年毕业期。团里又逼着父亲退了休,爸爸的收入从原来每月113块7毛钱一下掉到50块。家里的经济依然很窘迫,我们也只有继续忍受着。(19)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