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评书生》连载之二十:我们家人到哪哪都点彩儿

from 谈曲说艺清平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ee0d80102dzmp.html

 

   
我虽然没被开除,但团里也不用我了,后来连报幕都不让我上了。说句自夸的话,我主持节目可好了,跟团里其他那些人比,就我亭亭玉立的,声音又好,但人家就是不用你。不用我但用贾建国。从部队回来后,他和以前可不一样了,从部队里学的那些玩意儿都带回来了,又当编导又当演员。当时团里演出长篇新书也处于困境,贾建国就在团里搞起了曲艺,他带起了杨子春说对口快板儿,唱数来宝;又带起了跟曲沛曾说相声;跟蔡连贵排练天津快板儿,还演活报剧。一台节目十来个,他得上三四回。    

   
1965年,北京市文化局组织了几支农村文艺工作队下乡演出,团里排演了曲剧《斗书场》,贾建国真是够聪明,一个星期学会了打单皮,到农村演出了半年。演出当然没有我的份儿,写了决心书也是白费,我们留下的人都到京郊大中富乐生产队去锻炼。尽管别人不给我上台说书的机会,但父亲还是希望我在艺术上有追求。去锻炼的所有评书演员编成一个组,临行前,父亲嘱咐我说:“你没怎么听过别人的书,耳朵太穷,这次下去要好好向鑫荃和存源(评书演员李存源)学习,不要错过机会。存源的《西汉演义》说得好,他的嘴也很巧。”

   
李存源是丁正洪先生的弟子,按辈分说,存源是我师兄。他个儿不高,很瘦,平时说话慢语轻声,上台说起西楚霸王来却十分威武。1959年年底,陈云同志曾听他说过《张良三纳履》,之后让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把他说的《东周列国》和《西汉演义》等书全部录下来。没想到存源师兄岁数不大却很保守,只录了40讲《西汉演义》和《孙膑与庞涓》就不录了,更可惜的是后来他烟酒过度,40岁刚过就去世了,很多东西没留下来。和存源师兄他们在大中富乐劳动一个月,真没白去,我们上午干农活,下午业务学习,晚上演出。我和大姑姐贾连芳住一起,每天下午与几位师兄、鑫荃他们切磋艺术,使我知识大增。现在我还常想起存源师哥给我念买卖呢。    

   
从农村回京后,团里分成了两个队,一个是曲艺队,一个是长篇书队,我当然在长篇书队。但根据演出需要,我要说短书。有人写了一段报告文学式的新评书《重见光明》,说的是一个老太太失明了,将军为了给她治病假冒老太太的儿子,后来老太太重见光明。故事挺感人的,贾建国演过活报剧,结合话剧表演的方式给我排练了这段书——他说你说书要以情带人,按话剧表演的方式进入人物,确实让我提高不少。这段书我说得真是催人泪下,到各工厂演出,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在北京啤酒厂演出时,感动得工人泪流满面。演出40分钟,场场返场,拿评书返场,到哪个晚会效果都特别好。后来偶尔团里也让我报幕了,我一报幕就震全场。一台节目,我、贾建国,李鑫荃(贾连芳的丈夫)攒底,我们家人到哪哪都点彩儿,贾建国有时说快板能返四回场。有人看我们家这个艺术就特别生气,那时个别人就说你怎么不跟贾建国离婚啊,他说相声了,就这么气人。(20)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