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评书生》连载之十四:上部队找贾建国结婚

from 谈曲说艺清平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ee0d80102dzec.html

 

   
不许说相声,因为我特别不爱听说相声的老拿自己家人抓包袱,尤其是拿丈母娘啊,媳妇儿啊抓哏,反正这媳妇儿她们家没好人。所以我就不让贾建国说相声,其实贾建国量活量得挺好的,他带出那徒弟,杨子春,在部队里说相声,现在都是将军了。

   
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不让贾建国入党。我为什么不让他入党?因为我是“右派”子女。你要一入了党咱们就没法儿结婚了,因为我爸是“右派”,那时候结婚要政审,你入党了就没办法和我这个“右派”子女结婚了。后来贾建国去部队入不了党确实是因为我,岳父是“右派”,也不可能批他入党。并不是说我对党有什么看法,我对国家有什么看法,因为我是“右派”子女,这没办法。我跟他提出这三个条件,他都答应了。所以我们婚姻一直保持到现在,他也不是党员,我也不是党员。二十多年后,我们调入煤矿文工团,我们团长瞿弦和找我谈话,你得入党。我说不入,我心想要入了我对不起贾建国啊。我觉得我是一个好的评书演员,在家里孝顺父母,在外边儿传承评书,对得起朋友,对得起听众,对得起自己的艺术,上头孝顺父母,下边儿教育子女,做一个人这样就够了。

   
结婚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上部队逼着他结婚去?就是因为团里说贾建国走了连丽如就得变心,说我会说书了,成名了,又是高中生,骄傲不理人,肯定不会嫁给只挣六块钱的兵。好多人也给我介绍对象,高干子弟什么的。可那时候说跟谁搞对象,搞一个就是一个,要是换一个在胡同里都不敢走了,自个儿就臊死了。我是特别要脸的人,听不了这话。当时书记徐雯珍正生孩子休产假,她家住广宁伯街,我去她家,说你们要总这么挤对我我可要结婚了,她说学员不能结婚,我说我结一个给你们看看。我就赌气。那时候贾建国他们家老爷子身体也不好,心梗,也着急抱孙子,怕部队把贾建国留下,因为部队很重视他。我去团里开证明,徐雯珍说当兵不许结婚,我跟她赌气,她也跟我赌气,但证明还是给我开了。没这证明还真不成。

   
我都没跟家里说,坐火车就去了宣化,那是我第一次坐火车。我穿的黑的布拉吉(连衣裙),东方呢的,白高跟鞋,烫着头——我说书后就把辫子剪了,烫了头,这样显老气,因为爸爸说说书十几岁学生似的没人信服。我是高个儿,人又瘦,腰才一尺九,挺漂亮的。部队人一看哪来这么一位啊,说贾建国你妹妹来了。贾建国见了问你干吗来了,我说找你结婚来了,你爸爸让你回家结婚。这我也没瞎说,贾建国的姐姐是和他爸爸商量贾建国的婚事来的。到了部队,人家听说我会说书,让说了一段《武松打虎》。我那时候真愣,就不会变通,一拍木头:“一日离家一日深,好似野马宿山林,虽说此地风光好,犹有思乡一片心。”下面坐的这当兵的正想家呢,我说的这是什么啊,这不动摇军心吗。贾建国说你就不懂把点开活(根据听众调整这书的内容)。那时候小,不懂,就是死学的。说完书,贾建国的领导张政委把我叫到办公室。我说这是证明我要结婚,因为他父亲心脏病挺厉害的,希望他能结婚……把情况一说,嘿,就批了!(14)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