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评书生》连载之十三:搞对象我提出三个条件

from 谈曲说艺清平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ee0d80102dzcf.html

 

   
打父亲和我谈完以后我不跟团里的人打架了,但心里还是不服。不能上台,父亲理解我的苦,他白天说书就带我去听书,晚上带我去听戏。在家就让我整理评书的书梁子、贯口活、盔甲赞儿、盔甲赋、刀枪赞儿……让我读各种版本的《三国演义》、《三国志》、《水浒》、《红楼梦》、《古文观止》、《警世恒言》……还请团里的王兴周先生教我读古文。父亲也带我去会朋友,那时我以为父亲闷得慌,也怕我因不能说书而苦闷,带我去散心,但现在回想起来,父亲是在教育我如何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我随父亲去过奋章大院郝寿臣老先生家,到校场头条看过语言学家吴晓铃先生,进过永光寺徐兰沅先生家的书房,入过西草厂萧长华老先生的客厅,也去过东四十二条名医胡荫培的诊室……他们和父亲聊天,我就坐在一旁,受益匪浅。小时候家中来了客人,我们晚辈是不准见的,而说书以后准我在旁边伺候客人茶水了。在父亲的屋里,我见过载涛、启功、谭富英、白凤鸣、孙盛武、景孤血等多位老先生。父亲带我上故宫、颐和园,路上给我讲萧长华老人的艺德、尚小云先生的家规、马富禄老人的可亲、郝寿臣老人的简朴,讲载涛先生如何养马、讲常连安一家的艺术生涯、侯宝林的艺术特点,讲刘宝全在台下如何练功,也讲一位武生演员如何失败……    

   
慢慢地团里就又派了我地。后来我才知道,父亲找领导谈过几次话,才又派我到书馆说书去。我爸爸开文代会去——你爸爸你总不能不替吧——花市,三友轩,我替了三天。之后又派了我去青山居,说《三国》。这个书馆不好做,好演员不爱去,次演员没人听,叫满了叫不上六成座儿,我还真叫上六成座儿,说到“关云长土山约三事”时,竟然满座了。

   
1961年9月25日,贾建国刚当兵没几天回来了,取弦子,那正是我第一次说《三国》的时候。他第一次走我不知道什么是思念,他当兵是去发展自己。可这回回来一次以后,坏了,知道什么叫想了。他给我打一电话,说回来了。给我们传书递柬的就是他姐姐贾连芳。大姑姐特希望我嫁给他,我公公也希望,说老话儿“宁娶大家奴不娶小家女儿”,连先生家的闺女吃过喝过见过,可后来我婆婆“不喜欢”我,说我不听使唤。

   
跟贾建国搞对象我给他提出三个条件:第一不许入党;第二不许说相声;第三不能跟贾建国他们家一起过。

   
第三条是我爸爸提的,因为我爸爸说“贾建国那小孩儿人不错,老实。但他们家是艺人家庭,你根本不知道艺人家庭怎么过。他妈跟你妈不一样,人家唱过莲花落,走过江湖,跟家庭妇女不一样,你应付不了这么一个大家庭。所以你们将来也别跟他们家过也别跟咱们家过,就自己单过。我不是非挑贾建国要挣多少钱,或是像外面说的嫌人家文化低什么的,而是在这种家庭你根本没法生活”。我觉得我爸说得挺实际的。因为我在家里边儿,可以算老闺女,比较娇生惯养,脾气也不好。他们家人特别多,公公、婆婆、大姑姐、二小姑子、三小姑子、二小叔子、三小叔子,我确实应付不了这个环境。(13)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