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评书生》连载之十二:说透人情方是书

from 谈曲说艺清平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ee0d80102dzay.html

 

   
不派我地净让替工,团里谁有事儿不能上我就得替谁。鼓楼后面有两个书馆,西边是李记茶馆,东边是石记茶馆。石记有四五十平方米大,李记比石记大个三分之一,两个书馆我都去说过书。我上石记书馆,是因为陈荫荣的爸爸死了,让我去替三天,我去了,天天还满座儿;后来我又去了李记,因为团里有人去参加北京市文代会,开十天会,让我替他十天的买卖,我们管上地也叫上买卖。替十天,说《三国》,我就问我父亲该说哪段儿,爸爸说你找热闹的地方说。我说的“关云长土山约三事”,说完十天以后,人家掌柜的跟听众集体联名,不让那位来了,让连丽如接着说。回来我就跟我爸爸说,当中间书核儿(就是一部书最核心的部分)我都说了,这怎么办?我爸说没关系,观众喜欢你,你就从头儿开始开,我就从“三让徐州”开始说,每天满座儿,结果被替的那位来不了了。

   
我在鼓楼李记茶馆说书时,每天头一位听众是著名的京剧丑角表演艺术家马富禄马先生。这个书馆台背靠鼓楼,脸朝着钟楼,长条的,三溜桌子。后边儿有一个门,再后边儿搭的炉灶,上边煮着开水,卖茶。就在后边儿的门那儿,有一张单桌,每天马富禄马先生就坐在那儿,两毛钱的书牌一搁,沏一壶茶,一天没落,整整听了我一个月,一转儿的《三国演义》。其实马富禄先生就跟我们家住斜对门,他还不怎么唱《三国》,都能坐在那踏踏实实听我这晚生后辈说一个月的《三国》,人家吸取评书演员的艺术,谦虚到了何等地步?这让我非常受教育。评书离不开戏,戏离不开书。

   
尽管我能说长篇《三国》但团里不让我说。全国曲艺会演,宋相臣去唱刘巧儿,又让我当替工。团里有人给我打电话,这回我说我不去了,我会说书你们说我是学员,不派我地。我不是临时工不是小工,不替工!第二天团里开会,有人出来跟我爸爸说:“三叔,您瞧我妹妹跟我犯脾气,咱们这不是狗咬狗一嘴毛的事儿吗?”我说“你才狗呢”,我就听不惯这个,谁跟你一嘴毛啊。我爸跟人家解释:她从学校出来的,不懂这个,救场如救火。我跟我爸爸说别理他们,咱们走,回家。我们在天桥剧场旁边15路公共汽车总站上车,到果子巷下车。路上爸爸就给我讲:“你啊,不能总拿学生派儿对待他们那些人。原来我写过一本《江湖丛谈》,现在找不着了,咱们家没有了,要找着你好好看看。你得学习学习江湖的事,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身在江湖,我可以不去那么做,但我不能不懂。他们是不对,但你得应付,这叫人情,你要懂人情事态。”我说:“我干吗跟他们讲人情啊,我就想当第二个连阔如,您告诉我吧,怎么跟您一样成为一个艺术家?”我爸爸说:“你要想成为一个艺术家你再聪明再能干再能说,但有一样你记住:说透人情方是书,懂多大人情说多大书。我只给你举一个例子,心眼儿窄的人决说不了肚量宽的书,你慢慢体会吧。将来你懂了人情世态了,必能成家。”这人情不是一天两天能渗透到自己身上的,到死的时候还应该学呢。起码现在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才能把它放到书里。(12)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