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评书生》连载之十:我要叫“连丽如”

from 谈曲说艺清平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ee0d80102dz70.html

 

   
到现在回忆起来,父亲为什么让我听《列国》,因为说《三国》你必须懂《列国》,你看《列国》这书跟实听《列国》是不一样的。我记得最清楚的是父亲说《窃符救赵》时,讲虎符,他讲那虎符上面花纹是怎么回事,整整讲了一场。所有说书的,我也就听过他一个人这么多的知识。父亲只念过三年私塾,但知识太渊博了。我还亲耳听他讲过《水浒》九纹龙史进,讲这文身,两个小时,您说这知识从何而来?学习。父亲特别爱留资料积攒知识,我记得小时候看过父亲的剪纸本,十几个大本子上贴着各种报刊文章,包罗万象:山川地理、名胜古迹、风俗人情、民间谚语、戏曲评论、历史人物……让我印象最深的是有张报纸上写着关于西安的那棵救命树现在还活着,就是三国时马超于潼关大胜曹操,追之,曹操绕树而逃,马超一枪扎在树上,救了曹操的那棵树。怪不得父亲说书时,那么多知识能信手拈来,穿插自如,就是因为看见资料马上留下来,资料一点一点地都攒着,攒了那么多“文革”时候都烧了。不过,攒资料的习惯传给了我,不管在哪对我有用的文章我都不放过。

   
我小时候,父亲特别忙,又是政协委员又在曲研会上班,早上我们起来上学爸爸上班早走了,我们都睡了他才回来,很少能看见。其实我爸爸也挺爱聊天的,但实在没工夫理我们。只记得有一次,夏天,爸爸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我坐在边上给他扇扇子,他原来胖,反“右”之后人瘦了,我拍了拍他的肚子,软软乎乎的,爸爸笑了。和爸爸开玩笑,这一辈子就这么一回。

   
团里总挤对贾建国,不想让他学说书。他觉得我为什么不能当演员就只能给人伴奏呢,这时正好赶上征兵,他就应征入伍去部队了,想从另一个方面发展自己。贾建国1961年8月走的,在回民中学集合,我去送的。9月1日我亮报说书,在天桥刘记茶馆说《三国》——你们不是说我搞对象耽误学习吗,我就较这个横。学评书不容易,条件好的,没有5年时间根本不会上台说长书,我才学了一年半,说的又是评书里的书中之王《三国演义》。本来团里不同意,我爸爸说让她说去吧,领导也不好驳我爸面子。我说凭什么不让我说,人家说你没出师呢,我说你们培养我不就是让我说书吗,非得全会了才说啊,那怎么练啊。贴报!我叫连丽如。

   
实际上“连丽如”是我自己起的。我不爱叫那个连小如连少如的,和爸爸商量,我说我要叫连丽如,“您不是喜欢丽堂姐吗,我就叫丽如”。我爸说这个好,他可喜欢王丽堂了——女孩子能说书,说《武松》。我上团里说去了,领导说那不行,你叫连桂霞,你改名是继承“右”派衣钵。这是什么话,我管爸爸不叫爸爸难道叫“右”派?又问你户口本上有这名儿吗?户口有就能亮这个报。他们知道户口不能随便改。我说有,我父亲早就给我起好艺名了。其实没有。中午拿着户口本儿我就上椿树派出所了。派出所所长叫张广才,我说张叔,您给我改户口,添一名儿。把经过一说,张叔说我给你添,没这么欺负人的。户口本里写上了曾用名——连丽如。(10)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