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评书生》连载之八:团里不同意我们俩搞对象

from 谈曲说艺清平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7ee0d80102dyzr.html

 

   
每天晚上散了场我们俩一起回家,从富源居大李纱帽胡同出来,走到棉花八条,聊得高兴就在虎坊桥路边坐一会儿,因为那儿拐弯儿就到我们家了。晚上聊天儿的地点就是现在的北京市工人俱乐部的台阶儿上,记得当时旁边还有一卖包子的。贾建国有家也不回去住了,他回单位,到宣武说唱团住宿舍,就为和我聊天儿。一天散场后,我们正走着呢,就听后面“咣当”一声,一回头,正看见我们团刘田丰(弹弦的)骑车从马路牙子上摔下来。原来团里传我们俩搞对象,就派刘田丰偷偷跟着看。看到我们在一块,领导就又找我爸爸谈话。我本来没那个想法,但他们总这么说反而给激发出想法了,纯粹给俩人激到一块儿了。有人又说我看上贾建国的英格表凤头车了,我都不懂那是什么,他们就那么想。一会儿又说我家里瞧不起贾建国,就一弹弦儿的。我跟贾建国说你不会学说书啊,回家就跟我爸说:您教我《三国》,教他《东汉》。我爸说你倒会给我出主意。    

   
我爸爸觉得我的文化基础适合学《三国》,自己能看文言文,女孩子说《三国》也文气。我非让我爸找领导谈,教贾建国说《东汉》,后来团里同意了,但附加一条件:我爸说《三国》的时候只能我去听,说《东汉》只能他去听。不能让我们俩凑一块儿,就因为怕搞对象。教他头一段书是《头请姚期》。通过这段,我爸爸把评书的基本结构三碰头就都给讲了。我第一段学的《辕门射戟》也是,生旦净丑,辕门赞儿,盔甲赞儿。挑这段活,练基本功。    

   
团里不同意我们俩搞对象,给我们俩拆。我说我们吹了,真几个月没说话。偷着约会都不敢,怕人看见,傻呗。这时候给我们传书递柬的就是他姐姐贾连芳。后来好容易见一回面不知又让谁看见给汇报了,然后就说我们搞对象不好好学,跟我说要验场。本来我们团没有考试制度,突然说验场。我们团领导和艺委会的人在下面听,艺委会有我爸爸,陈荣启,傅阔增,宋相臣,李鑫荃他们。团里本来不想让贾建国学评书,可一验场,听不出毛病来啊,《头请姚期》刚学几天说得倍儿棒。我说的《临江会》,这段书挺不好铺垫的,小生周瑜,老生刘备,还有关羽,我正好刚听完李洪春的戏,用上了。陈荣启(评书名家)听完找徐雯珍去了:连桂霞给我吧,给我当徒弟。因为我们评书门儿有规矩,虽然我是连阔如的女儿,也必须要拜门。要收徒,徐雯珍不干,她不太懂这些老艺人的规矩,说现在新社会,什么非得拜门儿不拜门儿的,连先生就这么一闺女,你再给要走了。陈荣启说哪怕是寄名呢,她必须得拜门儿。徐雯珍到底给拦下了,我就没拜过门儿。

   
陈荣启想收我的时候,没让收,没拜门儿。后来在天桥三角市场德意轩,大书馆,陈荣启说《精忠》,派我给上早儿, “十一”国庆上三天。我想师大爷那么喜欢我,我说完不走,留下来听听,学学。都满座儿,我就坐在卖茶的那儿,结果二十多分钟,师大爷老说闲篇儿。我不懂,我是虚心学习,怎么老说闲篇啊。正奇怪呢,后面窗户一开,一回头,我爸爸——有人专门打电话把他叫来了——说你出来。(8)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